素盏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那就不填了

片段。

苍/庄介:

苍的刀锋砍下来的时候并没有给毛野留下什么时间伤春悲秋。白刃冷冷的逼过来,像生着尖牙利齿的银鱼,倏地咬住毛野柔软的腹部。毛野连哼都没一声,直接仆地。伤口一股地涌出温热的鲜血,感觉奇妙且熟悉。

流血是最直观的“失去”的过程。由于夜叉姬的缘故,这场罪似乎还要遭的久一点。手里的小笹被汗液打湿,又蹭上了沙土,握着咯手,怎地也拿捏不紧。说这把刀是奇兵利刃不假,削金断玉未尝试过,杀个把人……却也不曾。他总归心软。

他想起苍那句语焉不详的回击。说自己夺去了他所有的东西?可笑之极。当日利刃穿胸的感觉他至今明晰,似乎是胸腔里反呛进了血水,一呼一吸之间掺了腥气,疼得要命。退一万步,即便是他所说不假,那么这把小笹也该是庄介的。与他区区一道影子,又有何干。

……庄介啊。

他想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觉得伤口很疼。眼前明明暗暗一片光斑,像是那天教堂五色穹顶下投来的。他猜着晕眩的下一步大概是直接昏迷,照头一棒子那个效果。趁着还能活动他想赶快跑,却看见苍就在几步开外抱臂看着自己,似笑非笑地。他最烦苍这个表情,当下竟是气比恨多,想反击些什么,还没决定是上手还是嘴炮,猛地想起自己使不上半分劲。这么一想心下更气,眼前一黑提不上气,软软歪到一旁。

道节:

“旦开野小姐。”年轻的药材商有些拘谨,一边提防着雪女小姐姐突如其来的兴致大好,一边抻了抻坐下米色风衣折起的皱。毛野瞧着好笑,心说敢情滨路这小姑娘跟她哥除了一头红发是一点不一样,嘴上也随着兴致缺缺,有的没的答复着人家,心不在焉写在脸上,扽着胳膊转转茶杯随手玩弄。道节全数看在眼里,本就不擅如何答对,这下窘意更甚,几下吐不出一句完整人话,直涨的俏脸发红。毛野一笑,即便俯过身。

浮诞风月,尽属情事。他于此道看得并不分明,九重既不教他,他便不说不问。可是这般荒唐糊涂听闻一回,总要撷历经行一遍才是。

何况他现下五内沸然。

旦开野小姐生就一双修长苍白的手。骨节分明而并不粗大,最是适合性爱时用作扩张。现下这双手的主人带着道节的手,从肩胛一路抚到耻骨,倏地惊起一阵激灵,像是骤然被掐住脖子的狸子。他全身泛起小小的粟粒。毛野觉得恶心,别过头不去看。惨白的灯泡打着晃人的光,镀在他锁骨的牡丹痣上。这是和道节一样的印记,庄介他们也有。这个角度道节正好看得分明,玲珑可爱的锁骨之下,牡丹痣因血行加速的缘故秾丽美好,和道节肩头的正好挨在一块,凑出了一个奇怪的形状。

毛野跨在道节身上,抬手环住道节的脖子。他觉得自己像小说话本里吸人精血的藤妖。他缓缓坐下去,转而微微后仰拉开一点点距离,以便看得明白。他好看的手指拨弄着道节的紫红色头发,缠绕成一个一个的卷儿。眼镜却并未摘去,他想让道节看清楚他情动的样子,并且不忘。

他是男子。道节未必便不知道。只是饶是如此,仍想和他做,就想和他。他温柔且狡猾,像是小时候给睦月养过的猫儿,不留神便会抓上你一道。

好了我不知道接下来有什么。

谁教你师徽就是渣贱的。

谁让你上赶着去人家评论里评论ky还打tag的。

恕我直言,爽徽和植甄一个套路,然而昭伯比子建差的远了。口口声声跟我提什么“读史的态度”,就请去了ky的tag好好脑补你的一入典午深似海从此表哥是路人,少给我怨妇一般唧唧歪歪,没得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声,微笑。

司马师狠手无情心怀不轨对不起夏侯家这都不洗,徽粉也没几个抱着这个糟心结局高潮。就是对史书有载的夫妻,爱萌萌不萌滚。

村通网才看到无双blast的青年吕蒙,暴击。

由蒙而明,其若此也。

蒙逊不足,严重不足。

想看到这样的ABO。忽视时间bug,少不更事的alpha吕蒙与omega陆逊结识。陆逊是江东士族,年岁又小,对出身贫微的吕蒙难免有点公子哥独有的傲气,不经意间言下颇有轻慢。吕蒙血气方刚,哪受得了这种软气,故而虽是好友,两人却常有口角,然陆逊伶牙俐齿,吕蒙多是占不到什么便宜。尽管如此,吕蒙却仍是得了空就去找陆逊。某次日常嘴炮,陆逊照常抖着机灵,说着说着声音却越来越小,浑身染上陌生的燥热,原是第一次发情期。二人不明就里,吕蒙只听上一刻还咄咄逼人的陆逊这一刻便蜷起身子眼角泛红地喃喃着身上热难受,alpha本能爆发推了陆逊。两人懵懵懂懂,总归知道这该是背着人的。吕蒙由此自觉对不住陆逊,于是再不敢来找人。

多年后吕蒙投孙策,又与陆逊相识。此时吕蒙年岁既长,对少时所做满怀愧疚,但又明白自己实在是喜欢上了当年那个同自己一般骄傲的孩子,因而尽自己所能维护陆逊,总想找个契机与陆逊修好。然后大概就是温柔宽和的蒙叔追着小鹿道歉一类的无营养段子。

或者是最普通的日常。早上吕蒙习惯早起一点,洗漱后先去厨房热上牛奶面包。准备好早饭后俯身附在陆逊耳边轻声道伯言起床了,而自己孩子气的恋人往往嘟哝着别过头缩到被窝里。这时他便要把赖床的人从被子里挖出来,拽着还迷迷糊糊的家伙洗漱整理。等到两个人安定下来左手牛奶右手报纸时,往往已经九点多了。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双休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何况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讲真我能脑补出一百零八种相处模式(不是)

你们不觉得白衬衣的温柔子明纵容小鹿想想就苏到爆炸吗!!!!啊我的叔控体质爆发了qwq想想就要上天x

我要吃粮……这对多萌啊多萌啊多萌啊啊啊啊啊……说子明颜值不够的都去看一万遍无双人设图!!!明明是成熟男人的气质xxx

脑洞。

少年吕蒙狩猎时拐了只小鹿回来养,对小家伙喜欢得很,亲自在小腿上系了一条红线。后来有一天小鹿跑路了,吕蒙也追随孙策参了军,后与陆逊相识,两人出身气质悬殊却莫名交好,既而相互爱慕。两人情密日笃,终于肉了一发(。)吕蒙在脱下陆逊衣服的时候发现对方脚腕上赫然系着一段红绳。

开头写出来有点像从御猎。

顺便,看到的蒙逊文里子明多是温柔大叔的形象。虽说自己很吃这个人设但偶尔也好想看看少年浮躁沉不住气一碰就炸毛,却又气性极大骄傲自尊的吕蒙啊。

蒙逊三十题

1 如果你觉得少了点什么,那是我憋不出来。

2 蒙逊衍生很好吃,史向有脑补空间。所以请大家多产粮好不好,泪流满面。

3 刚刚发现tag下有这种三十题了自己还点过赞……(。)检查了下好像有轻微撞梗,先谢原作者,介意删。

Adventure(冒险)
蒙至寻阳,尽伏其精兵冓鹿中,使白衣摇橹,作商贾人服,昼夜兼行。

Angst(焦虑)
吕子明你到底把我的火把放哪儿了。

Crackfic(片段)
憋不出来放段硬盘文(。)

两个人裹着一条毯子,陆逊窝在吕蒙怀里,看着闪电撕裂灰蓝的天穹,一瞬间白夜乍现。他自认早不是小孩子了,但分明感到吕蒙搂着他的手臂紧了几分。他觉得有些好笑,低头轻轻抿了抿嘴。毛茸茸的短发蹭过吕蒙衬衣的胸口,有点痒。吕蒙也不躲,反是一手捧过他的脸,稍稍用了些力。在这个角度下陆逊不得不看进他的眼睛里――他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突如其来的慌乱,但更多的是同自己一样的深情。

渴望和回避,热情和怯懦,在他身上矛盾地统一了起来。

他在吕蒙身边究竟是个孩子。

Crime(背德)
继续硬盘。之所以强行背德请考虑无双年龄差。我想学写肉……

也就是这个晚上吕蒙第一次要了他。男孩年轻柔韧的躯体在暗夜中打开,瑟瑟发抖却难以抑制期待和一丝丝快乐。吕蒙很有耐心地引导着他放松,一边吻着他的额头一边抚过他精致分明的锁骨,肋骨,往下来手却在腰侧流连不去。他有着漂亮的腰线,这使他的身体如同看起来一般健康而有活力。手下的一寸肌肤反复摩挲下,似乎比别处更加燥热,透出异样的粉红色。陆逊似是忍耐不住,一边迎承着他的爱抚一边悄悄吻上他的颈侧。

吕蒙很不是时候地想到白天他的检查结果。

他又想,他的伯言一定会活上很久。等到自己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也会好好活下去。

Crossover(混合同人)
今天的三杀萌也在对无双鹿的小燕尾想入非非。

Death(死亡)
无双7结局
“吕蒙大人!”

陆逊失色,抢上前要扶他起来,但见吕蒙胸前殷红一片,显是伤口开裂所致,看这伤势多半已救不得,不由大恸。

吕蒙委顿在地,雨水带着泥沙沾在身上,湿淋淋地难受。他是行伍出身,昼夜兼程枕戈待旦常有的事,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觉得疲累――这种时候,死亡无疑是极具诱惑力的。在这种时候啊……总归好过蜀汉来攻荆州不还。

可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倒下。

他伸出手想摸摸陆逊的脸,温言安慰他不要难过,抬手却觉手臂似有千斤之重。陆逊双手急急握住吕蒙的手,把自己的侧脸贴到手上。平日里温暖干燥的手掌因着雨水或是什么别的缘故,湿冷一片。陆逊整个人跪在泥水里抖得厉害,他怕极了这双手骤然滑落,如同樊城战场上无数个逝去的生命。

伯言啊……

“孙吴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三杀结局
一把连弩引发的惨案。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诚如来言,然我病笃。

Fantasy(幻想)
我头上有犄角,我身后有尾巴。

Fetish(恋物癖)
吕蒙不知道的是,其实陆逊有一衣柜的白风衣。

First Time(第一次)
觉得子明瘦了点就代入三杀设定吧。

这是陆逊第一次看到吕蒙的身体。他惊觉于平日里厚重甲胄下的身体竟也并不如何健壮,若要说来不过是常人身形,薄薄的肌肉上横亘着几道新旧伤痕。一道伤在肩胛,已然大好了,只留下深色一条痕迹。另一道却是自肩至胸贯下,还透出些粉色,想来是新伤。

陆逊想,自己同他朝夕相处,又已恋慕他这些时日,平日竟一无所觉么?他便是这样,挥师筹定,突刺拼杀的吗?

“伯言?”吕蒙换了素色中衣,眼见那人出神,不觉有些好笑。“还不休息吗?”

下一刻陆逊就抱住了他。

Fluff(轻松)
“吕蒙、大人……我没事的。”

男孩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双臂环上吕蒙肩头,把脸埋在那人光裸的胸口,声音闷闷地说道。

“……进来吧。”

Future Fic(未来)
“放弃吧,我们是不会有未来的。”

小鹿抖了抖耳朵,对一旁的兔子说。

Horror(惊栗)
吕蒙把陆逊扒的七七八八时发现他的头上开始幻化出了鹿角。

Humor(幽默)
是陆议不是路易更不是陆毅。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连杀和桃子。真是矛盾的人啊。

Kinky(变态/怪癖)
陆逊对烧烤有别样的热忱。

Parody(仿效)
看着吕蒙殿随意的低马尾,短发的陆逊在鬓角扎了两个小辫子。

Poetry(诗歌/韵文)
君不见吕子明踏轻舟白衣渡川,也不见陆伯言烧连营火光上冲天。

Romance(浪漫)
身着白衬衫的吕蒙向刚刚谢幕还不及脱下燕尾服的陆逊单膝下跪求婚。

Sci-Fi(科幻)
AI和子明唯一的的区别就是他的怀抱冰冷。

Smut(情色)
一截腰肢。

Spiritual(心灵)
看着陆逊擦干尚在滴水的头发裹着浴巾发呆的样子,吕蒙突然很想吻上去。

Suspense(悬念)
所以吻上去之后干了什么呢。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若是遇见从前的我,请带他回来。

Tragedy(悲剧)
权累遣中使责让逊,逊愤恚致卒,时年六十三,家无馀财。

Western(西部风格)
“嘿伙计。”陆逊压了压翘起的帽檐,对一边的吕蒙挥挥手。

“要来个火把吗?”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陆伯言神君称世,吕子明国士无双。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猎人第一次看到三月兔的时候难免没有动什么心思。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吕蒙把自己的书简送给陆逊纵火,被陆逊不屑一顾地拒绝了。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吕蒙决定和陆逊要一个女儿。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哦,陆逊说他更喜欢儿子。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OO)
男孩湿漉漉的眼睛。骨节分明的苍白手指。锁骨的凹陷。勉强却温和的微笑。

吕蒙觉得他不能再克己了。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三十题怎么这么多啊吐血累死。

想起以前看歌剧魅影想到的一个梗,关于荀郭。荀彧代入克莉丝汀,劳尔是郭嘉,魅影是奉孝,奉孝和郭嘉性格属于两个角度下的极端。细节乏善可陈,大概是一个孤僻、极强占有欲的家伙吃自己飞醋的故事。

想看到这样的一个故事。 

身有宿疾的吕蒙和年轻热忱的陆逊。研三的师兄带着大一的师弟住一间寝,期间吕蒙对陆逊多有提携扶持。陆逊孤身一人去外地读书,自然而然地对这个师兄抱有依赖,熟识后又为他的成熟稳重而吸引,不觉之间转为爱慕。吕蒙有自己的研究课题,平日里有得要忙,照顾陆逊于他看来不过是分内之事,此外他对这个学弟的机敏勤奋也看在眼里,言辞之间每每颇多赞许,说他远胜当年自己大一时云云。陆逊对吕蒙的感情日渐明晰,他不敢告诉对方,因为这方面的不自信怕被当做小孩子看待。一方面无限地想接近吕蒙,想着即使多说一句话也好,一方面对于稍显亲热的场合总忍不住逃避。吕蒙开始不明就里,后来在好友甘宁提点下隐约猜到了一二来由,却总是不愿意相信,对陆逊的态度亦然照常。同时,吕蒙的课题进入关键阶段,回寝时间少了很多,和陆逊的联系也多是通过简单的短信。陆逊一个人过,也开始慢慢冷静下来思考对吕蒙的感情。吕蒙从初中开始自己照顾自己,当时年纪小经济条件也差,不怎么注意身体,素有胃病。课题的事情忙起来,难免旧病复发。一开始吕蒙没多分神,想着不过是老毛病,只是照常用药,注意饮食罢了,不想未见好转,几次因为实验过程中骤然发病,被同伴鲁肃强行送到医院检查。吕蒙本不愿让陆逊知道,却不想诊断结果出胃癌,朝夕相处是断然隐瞒不下的。因为吕蒙生病的缘故,课题自然无法继续参与,负责人只得转手旁人。陆逊辗转从前辈口中听到消息,一时间又惊又怕,跑来医院照顾吕蒙,又被吕蒙以学业为由劝回学校。陆逊在学校状态始终无法
完全脱离,加之与此同时吕蒙的诊断通知下来,吕蒙权衡之下决定出院回家,不再做任何抗争。认真思考过后陆逊选择休学一年照顾吕蒙。吕蒙知道后当然反对,然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之后的日子就是蒙逊二人等着生死大限,每天换陆逊照顾吕蒙,看着对方的病情以可见的速度恶化下去,直至某个早上毫无预料却又不应意外的离开。

如果写出来要拖很长吧。况且并没有什么眼前一亮的梗……狗血而已。私心恶趣味地喜欢温柔沉默的蒙叔,总觉得这样一个病人,要让一个孩子样年轻却热忱的人依赖莫名满足了我长歪了的萌点。

也脑补过小细节。像是两个人同居时的日子……某种意义上有如亡命之徒。两个人最终未对对方说过喜欢,可彼此又明白得很。暗夜里年轻男孩子舒展开来健康的身体。所剩无多的生命和相形之下过于深沉的感情。最后的时候,吕蒙想亲吻的唇,犹豫之下却拂开熟睡男孩的额发轻轻吻上额头。

然后我都不会写。

虽然很无趣还是加了tag。

想起来是子桓忌日时已然迟了一天。只得阿Q般自我安慰道保不准人事无常沧海桑田,术数历法已然昨是今非,况且依他的意思,死唯一棺之土,矫情过甚反而自显的意味更多。可是读着文帝集想着他说的葡萄甘蔗美玉熏香,总要姑且意思意思,感叹一个我喜欢的男人在一千七百九十年前的昨天喂了蚊子。

暗荣的蒙逊真是太好吃了。哭着。

356吴传cg里,小鹿和萌萌说起话总是会微微仰头看着他的脸,却又不敢看到眼睛里……而一旦对上萌萌眼神则是闪闪躲躲。啧啧啧简直能脑补出来“对吕蒙大人的这份心情不能让任何人知晓”之类的狗血场面了好嘛。

讲真我觉得暗荣的蒙逊——前提是站蒙逊的话,总有点单箭头——至少表面上看,不太对等——的意味呢。比如小鹿对吕蒙前辈一心仰慕却深埋心底,萌萌则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份心情其实早与小鹿一般无二了之类的。

毕竟蒙逊那个捧脸杀里萌萌一直强调着孙吴的未来啊balabala的。倒是小鹿悲恸的神情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所以为什么这对这么冷呢。暗荣的梗多狗血啊。(雾)

自言自语,占tag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