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盏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想看到这样的一个故事。 

身有宿疾的吕蒙和年轻热忱的陆逊。研三的师兄带着大一的师弟住一间寝,期间吕蒙对陆逊多有提携扶持。陆逊孤身一人去外地读书,自然而然地对这个师兄抱有依赖,熟识后又为他的成熟稳重而吸引,不觉之间转为爱慕。吕蒙有自己的研究课题,平日里有得要忙,照顾陆逊于他看来不过是分内之事,此外他对这个学弟的机敏勤奋也看在眼里,言辞之间每每颇多赞许,说他远胜当年自己大一时云云。陆逊对吕蒙的感情日渐明晰,他不敢告诉对方,因为这方面的不自信怕被当做小孩子看待。一方面无限地想接近吕蒙,想着即使多说一句话也好,一方面对于稍显亲热的场合总忍不住逃避。吕蒙开始不明就里,后来在好友甘宁提点下隐约猜到了一二来由,却总是不愿意相信,对陆逊的态度亦然照常。同时,吕蒙的课题进入关键阶段,回寝时间少了很多,和陆逊的联系也多是通过简单的短信。陆逊一个人过,也开始慢慢冷静下来思考对吕蒙的感情。吕蒙从初中开始自己照顾自己,当时年纪小经济条件也差,不怎么注意身体,素有胃病。课题的事情忙起来,难免旧病复发。一开始吕蒙没多分神,想着不过是老毛病,只是照常用药,注意饮食罢了,不想未见好转,几次因为实验过程中骤然发病,被同伴鲁肃强行送到医院检查。吕蒙本不愿让陆逊知道,却不想诊断结果出胃癌,朝夕相处是断然隐瞒不下的。因为吕蒙生病的缘故,课题自然无法继续参与,负责人只得转手旁人。陆逊辗转从前辈口中听到消息,一时间又惊又怕,跑来医院照顾吕蒙,又被吕蒙以学业为由劝回学校。陆逊在学校状态始终无法
完全脱离,加之与此同时吕蒙的诊断通知下来,吕蒙权衡之下决定出院回家,不再做任何抗争。认真思考过后陆逊选择休学一年照顾吕蒙。吕蒙知道后当然反对,然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之后的日子就是蒙逊二人等着生死大限,每天换陆逊照顾吕蒙,看着对方的病情以可见的速度恶化下去,直至某个早上毫无预料却又不应意外的离开。

如果写出来要拖很长吧。况且并没有什么眼前一亮的梗……狗血而已。私心恶趣味地喜欢温柔沉默的蒙叔,总觉得这样一个病人,要让一个孩子样年轻却热忱的人依赖莫名满足了我长歪了的萌点。

也脑补过小细节。像是两个人同居时的日子……某种意义上有如亡命之徒。两个人最终未对对方说过喜欢,可彼此又明白得很。暗夜里年轻男孩子舒展开来健康的身体。所剩无多的生命和相形之下过于深沉的感情。最后的时候,吕蒙想亲吻的唇,犹豫之下却拂开熟睡男孩的额发轻轻吻上额头。

然后我都不会写。

虽然很无趣还是加了tag。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