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盏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蒙逊三十题

1 如果你觉得少了点什么,那是我憋不出来。

2 蒙逊衍生很好吃,史向有脑补空间。所以请大家多产粮好不好,泪流满面。

3 刚刚发现tag下有这种三十题了自己还点过赞……(。)检查了下好像有轻微撞梗,先谢原作者,介意删。

Adventure(冒险)
蒙至寻阳,尽伏其精兵冓鹿中,使白衣摇橹,作商贾人服,昼夜兼行。

Angst(焦虑)
吕子明你到底把我的火把放哪儿了。

Crackfic(片段)
憋不出来放段硬盘文(。)

两个人裹着一条毯子,陆逊窝在吕蒙怀里,看着闪电撕裂灰蓝的天穹,一瞬间白夜乍现。他自认早不是小孩子了,但分明感到吕蒙搂着他的手臂紧了几分。他觉得有些好笑,低头轻轻抿了抿嘴。毛茸茸的短发蹭过吕蒙衬衣的胸口,有点痒。吕蒙也不躲,反是一手捧过他的脸,稍稍用了些力。在这个角度下陆逊不得不看进他的眼睛里――他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突如其来的慌乱,但更多的是同自己一样的深情。

渴望和回避,热情和怯懦,在他身上矛盾地统一了起来。

他在吕蒙身边究竟是个孩子。

Crime(背德)
继续硬盘。之所以强行背德请考虑无双年龄差。我想学写肉……

也就是这个晚上吕蒙第一次要了他。男孩年轻柔韧的躯体在暗夜中打开,瑟瑟发抖却难以抑制期待和一丝丝快乐。吕蒙很有耐心地引导着他放松,一边吻着他的额头一边抚过他精致分明的锁骨,肋骨,往下来手却在腰侧流连不去。他有着漂亮的腰线,这使他的身体如同看起来一般健康而有活力。手下的一寸肌肤反复摩挲下,似乎比别处更加燥热,透出异样的粉红色。陆逊似是忍耐不住,一边迎承着他的爱抚一边悄悄吻上他的颈侧。

吕蒙很不是时候地想到白天他的检查结果。

他又想,他的伯言一定会活上很久。等到自己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也会好好活下去。

Crossover(混合同人)
今天的三杀萌也在对无双鹿的小燕尾想入非非。

Death(死亡)
无双7结局
“吕蒙大人!”

陆逊失色,抢上前要扶他起来,但见吕蒙胸前殷红一片,显是伤口开裂所致,看这伤势多半已救不得,不由大恸。

吕蒙委顿在地,雨水带着泥沙沾在身上,湿淋淋地难受。他是行伍出身,昼夜兼程枕戈待旦常有的事,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觉得疲累――这种时候,死亡无疑是极具诱惑力的。在这种时候啊……总归好过蜀汉来攻荆州不还。

可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倒下。

他伸出手想摸摸陆逊的脸,温言安慰他不要难过,抬手却觉手臂似有千斤之重。陆逊双手急急握住吕蒙的手,把自己的侧脸贴到手上。平日里温暖干燥的手掌因着雨水或是什么别的缘故,湿冷一片。陆逊整个人跪在泥水里抖得厉害,他怕极了这双手骤然滑落,如同樊城战场上无数个逝去的生命。

伯言啊……

“孙吴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三杀结局
一把连弩引发的惨案。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诚如来言,然我病笃。

Fantasy(幻想)
我头上有犄角,我身后有尾巴。

Fetish(恋物癖)
吕蒙不知道的是,其实陆逊有一衣柜的白风衣。

First Time(第一次)
觉得子明瘦了点就代入三杀设定吧。

这是陆逊第一次看到吕蒙的身体。他惊觉于平日里厚重甲胄下的身体竟也并不如何健壮,若要说来不过是常人身形,薄薄的肌肉上横亘着几道新旧伤痕。一道伤在肩胛,已然大好了,只留下深色一条痕迹。另一道却是自肩至胸贯下,还透出些粉色,想来是新伤。

陆逊想,自己同他朝夕相处,又已恋慕他这些时日,平日竟一无所觉么?他便是这样,挥师筹定,突刺拼杀的吗?

“伯言?”吕蒙换了素色中衣,眼见那人出神,不觉有些好笑。“还不休息吗?”

下一刻陆逊就抱住了他。

Fluff(轻松)
“吕蒙、大人……我没事的。”

男孩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双臂环上吕蒙肩头,把脸埋在那人光裸的胸口,声音闷闷地说道。

“……进来吧。”

Future Fic(未来)
“放弃吧,我们是不会有未来的。”

小鹿抖了抖耳朵,对一旁的兔子说。

Horror(惊栗)
吕蒙把陆逊扒的七七八八时发现他的头上开始幻化出了鹿角。

Humor(幽默)
是陆议不是路易更不是陆毅。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连杀和桃子。真是矛盾的人啊。

Kinky(变态/怪癖)
陆逊对烧烤有别样的热忱。

Parody(仿效)
看着吕蒙殿随意的低马尾,短发的陆逊在鬓角扎了两个小辫子。

Poetry(诗歌/韵文)
君不见吕子明踏轻舟白衣渡川,也不见陆伯言烧连营火光上冲天。

Romance(浪漫)
身着白衬衫的吕蒙向刚刚谢幕还不及脱下燕尾服的陆逊单膝下跪求婚。

Sci-Fi(科幻)
AI和子明唯一的的区别就是他的怀抱冰冷。

Smut(情色)
一截腰肢。

Spiritual(心灵)
看着陆逊擦干尚在滴水的头发裹着浴巾发呆的样子,吕蒙突然很想吻上去。

Suspense(悬念)
所以吻上去之后干了什么呢。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若是遇见从前的我,请带他回来。

Tragedy(悲剧)
权累遣中使责让逊,逊愤恚致卒,时年六十三,家无馀财。

Western(西部风格)
“嘿伙计。”陆逊压了压翘起的帽檐,对一边的吕蒙挥挥手。

“要来个火把吗?”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陆伯言神君称世,吕子明国士无双。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猎人第一次看到三月兔的时候难免没有动什么心思。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吕蒙把自己的书简送给陆逊纵火,被陆逊不屑一顾地拒绝了。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吕蒙决定和陆逊要一个女儿。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哦,陆逊说他更喜欢儿子。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OO)
男孩湿漉漉的眼睛。骨节分明的苍白手指。锁骨的凹陷。勉强却温和的微笑。

吕蒙觉得他不能再克己了。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三十题怎么这么多啊吐血累死。

评论(7)

热度(18)